南存辉的简介和个人经历 南存辉当选浙商总会会长

人虽不在江湖,但是江湖却一直关注他!在当今天下,能具备此般影响力的莫过于马云了。

近日,在江湖上消失已久的马云有了消息。12月8日,马云卸任了浙商总会会长一职,接任他的人是大家并不熟悉的南存辉。

如果把中国商界比作一个江湖,那么浙商在这个江湖,无论是辈分还是实力都是最顶尖的存在,能够成为浙商总会会长的人必然是像马云一样有着超凡杰作的人,那么这个南存辉到底有没有实力从马云手中接过浙商的大旗呢?他的正泰集团是否有着和阿里巴巴一样的实力呢?今天走进浙商总会,看看浙江总会这座江湖里到底有哪些江湖高手,南存辉和正泰集团到底能不能成为浙商的代表。

人人皆知浙江人聪明,却不知浙江人的经商传统有着千百年的历史,甚至可以说,浙商的发展贯穿了整部中华史。早在2400年前的战国时期,他们就已然遍布中华大地,成为了富甲天下的大商帮。翻起近代史,浙商经过千年的发展更加成熟了,19世纪他们成为了推动我国工商业发展的重要助力。就连如今闻名天下的经济大城市上海的历史里,也有着他们泯灭不掉的痕迹。

2015年10月,作为土生土长的浙江人马云先生对着浙商吹响了江湖召集令,遍布五湖四海的浙商汇聚一堂,成立了浙江商会,而发起人马云先生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浙商总会第一届理事会会长。

经过多年发展,浙商会的群体日渐庞大,会员理事接近600余人,不仅有民企的老板还有央企、国企以及外企的高管精英们,这些人涉猎了制造、金融、医药、教育、地产、互联网、数字经济等行业。

抛开体量不讲,浙商的实力更是不容小窥,细数中国首富的位置,浙商登上宝座的次数可谓是数不胜数。自胡润财富排行榜发布以来,浙商从未缺席,丁磊、马云、宗庆后、钟睒睒

这些当代的浙商风云人物屡次问鼎。

如今浙商顶着疫情之风险,组团出国抢订单的新闻更是火遍全网,让全国人民看到了浙商艰苦奋斗、实干巧干的卓越精神。

由此可见,浙江商会不单单是一份荣誉,更是一份担当。

南存辉能当选新一届浙商总会会长,身上自然有着浙商人特有的特性。虽然南存辉相比马云而言,缺少了几分机智,但是却多了几分实干。1963年出生的南存辉童年并不幸运,别说生在富庶的家庭,就连普通家庭都比不上,父亲依靠着补鞋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

如果食不果腹是上天对南存辉在身体上的考验,那么父亲的严厉对于南存辉来说就是思想上的磨砺。13岁那年南存辉的父亲在一次集体劳动中受伤,导致家里没有了收入,南存辉便离开了学堂,背上父亲的修鞋担子走街串巷,起初年少的南存辉还有些思想包袱,认为修鞋没有面子,想回农田里干活,结果被父亲教训了一番,南存辉的父亲认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人会持续的激发斗志。

从这一天开始,南存辉算是一只脚踏入了商业的大门。放下心里包袱的南存辉索性放下了莫须有的面子,开始了风雨无阻的少年生活,其实一个修鞋并没有好讲的,可恰恰就是因为修鞋这么小的一件事,便彰显出了浙商人经商的惊人天赋。

要说少年南存辉风雨无阻的去修鞋真没什么可以歌颂的,毕竟这是因为生活所迫,想不艰苦奋斗都不行。但是修完鞋每晚回家算账的南存辉还真值得讲一讲。换做普通人修鞋,怕是每天找个地方,坐等客人光顾了吧?少年南存辉每天回家算完账后,会根据盈利的多少去“复盘”,然后找出最优路线,实现利益最大化。你看,同样的无趣的工作,遇见不同的人,总是能做出一点“意思”。

因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和拥有了这样的父亲,让南存辉有了不惧苦难,乐于思考的性格。1984年,少年初长成,中国也随着改革开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年无数的商界豪杰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南存辉和他小学同学胡成中也在其中。

人生的开头困难,注定了创业的开端也不会一马平川。初创业的南存辉面临了太多棘手的难题,没有技术、没有人才、没有资金,南存辉刚刚成立的“求精开关厂”可以说是一个“三无”企业,不过这对于南存辉来说都不算什么,再怎么样也比修鞋强多了吧?为了让厂子维持下去,南存辉可以说是把自己浑身上下的十八般武艺都使了出来。没有技术他就省吃俭用的跑到上海请工程师来莅临指导;买不起设备他就跑到别人的厂子去生产自己的产品。索性还好,上天见南存辉怎么也打不倒,也就没有继续为难他,这个小企业总算是做了起来。

自古“同甘共苦”就不是一个词,能陪你同甘的人注定不能和你一起享福。成长起来的“求精开关厂”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在面对企业有了知名度,政府评先进,南存辉和胡成中便有了隔阂,为了能缓解矛盾,双方提出了“厂子轮流做”的办法,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办法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直到1990年厂子扩大到两个车间的时候,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最后南存辉和胡成中只能选择了分家。

了解低压电器市场的朋友都知道,正泰有着一个宿敌,那就是德力西,其实这个德力西的老板就是南存辉最初的合伙人胡成中,可以说如果当年两个人不分家,中国低压电器便不会有今天这么多企业,只会有一个名字就是“求精开关厂”。

1991年,双方分手以后南存辉感悟颇深,便以“做人要正直,处事要泰然”为宗旨成立了正泰电器有限公司。此时的正泰电器已经不是小打小闹的企业了,这一次南存辉把目光放的更高更远了,他引入了美国资本,引进了国外的先进技术和设备,用了两年时间就让正泰电器有了质的飞跃,实现了年营收5000万,并且拥有了自己的办公大楼。

三十年跌跌撞撞,南存辉带领着正泰集团足足走了半辈子,不仅把正泰打造成一个上市企业,还在2021年实现了正泰的高光时刻。2021年正泰电源逆变器产品占北美工商业光伏市场份额的32.5%;占据韩国光伏发电市场的18.3%,位居韩国第一,凭借着此番业绩,正泰的市值也高达了1300多亿。

只不过这一刻停留的太过短暂,2022年全球经济进入“沉淀”阶段,正泰股价也因此遭受波及,市值跌落一半,如今市值仅存640.48亿,正泰不好,南存辉个人也不会太好,根据

最新发布的2022胡润百富榜来看,南存辉个人财富同正泰集团的命运紧密相连,在这次榜单上南存辉身家仅仅175亿元,排在了328位,和正泰集团一样,南存辉的个人财富也跳水了50%。

身价的变化早已让身处高位多年的南存辉无动于衷,主要是市场的变化,股市的动荡和企业的命运不得不迫使他重新调整战略,从今年开始,南存辉围绕着光伏产业链,进行了一系列的整合,这其中就包括了“A吃A”以及分拆子公司独立IPO等资本手段。

南存辉率先出手整合的便是全资子公司“正泰太阳能”,今年由组件业务的上游硅料价格攀升至300万/吨,导致正泰太阳能利润过低甚至随时有亏损的可能,于是南存辉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一方面将正泰太阳能从公司剥离出去,置换给其他公司,换取现金;另一方面是节省出更多人力物力,聚焦公司核心光伏电站业务,增强公司盈利能力确定性。

做事果断的南存辉从今年4月便开始便对“正泰太阳能”下了手,历史三个月,以22.5亿元的价格将其置出了。

这边甩掉了包袱,另一边正泰便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其盈利能力十分强悍的“民营光伏电站之王”正泰安能。今年10月29日,正泰电器公告拟筹划子公司正泰安能分拆上市,并授权公司及正泰安能管理层启动分拆正泰安能上市的前期筹备工作。

得到授权的正泰安能在11月便拟定了增资扩股协议,预计增资总金额为15亿元。这样既能融入一笔资金,以供公司的快速发展,又能保证公司在增资完成后仍将持有正泰安能67.01%股权。这一番操作下来,正泰安能的估值比去年7月高达了5倍之多,达到了280亿元。

如若此次拆分成功,正泰安能必然如同插上翅膀一般,不过相比之下,母公司正泰电器多少也会受到影响。毕竟正泰安能在正泰电器里的表现可是十分抢眼的,正泰安能在户用光伏市场中,占据着约30%的市场份额,光今年上半年正泰安能就为母公司正泰电器的盈利创造了7.35亿的纯贡献,占了正泰电器总盈利的43.1%。

从长远来看,此次拆分功大于弊,从短期来看,正泰安能的离开必定会让正泰电器的收入大打折扣。早就预料到会有波动的南存辉一只手在处置子公司的时候,另一只手也做足了打算。

近日股市,主营业务为金属工具箱柜、机电钣金及输配电控制设备业务的“通润装备”可谓是风光无限,11连板股价创历史新高也得到了不少的关注。而促使这一切发生的,便是南存辉。

南存辉和通润装备的顾雄斌达成了“置换协议”。通润装备以现金对价收购正泰电器、上海绰峰、上海挚者拟共同设立的合资公司100%股权。公告明确表示,合资公司主要资产为正泰电器控制的光伏逆变器及储能业务相关资产,说白了就是顾雄斌想要拿到正泰电源控制权。

作为条件,通润装备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正泰电器,实际控制人将由顾雄斌变更为南存辉。

为了公平、安全起见,双方也在协议中表明了,通润装备的控制权转让事项和正泰电源资产出售事项互为前提条件。如果两笔交易有一项未能实施,另一笔交易也将无法实施。

双方的算盘打的确实好,但也引来了证监会的注意。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控股股东出让控制权与上市公司向控制权受让方现金收购资产的实施互为前提的原因、交易方案可能还存在其他一揽子交易的问题。另外,正泰电源是否存在规避借壳的情况被交易所重点提及。

南存辉的正泰同马云的阿里相比,显然少了太多规模和价值,但是从浙商的角度来看,不得不说,南存辉白手起家,从无到有,把正泰集团拉扯到行业巨头的背后有着浙商坚韧不拔、不屈不挠的精神。如今,南存辉更是不留余力,想尽办法的把半山腰的正泰拉回到山顶之上,此举更是彰显了浙商实干巧干的经商哲学。

尤其可见,南存辉回到巅峰指日可待,成为浙江商会总会长也算是实至名归。

版权声明:千度导航 发表于 2022年12月15日 22:14。
转载请注明:南存辉的简介和个人经历 南存辉当选浙商总会会长 | 千度百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