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前段时间,我写了个头条暗暗地嘲讽了一下贾浅浅,但现在看到网络上那么多人都针对贾浅浅,又突然觉得特别不忍心了,我是个心肠很软的人。我觉得,让一个女人处在风口浪尖上飘摇,不应该是我做事的风格。

贾浅浅跟我是同龄人。她的父亲是个作家,我的父亲是个农民;她现在是个大学副教授、作家、诗人,我现在是个中学高级教师;她的父亲还健在,我的父亲已过世;她世袭了她父亲的文学之路,我差一点世袭成为了一个农民。从这些方面来说,她远比我幸福!我讽刺她,应该也是我对她幸福成长过程的嫉妒吧!我需要深刻检讨自己的这种病态心理。

但,我想,应该不是我将她推上这个风口浪尖的。这,我还是有自知之明。因为我的那个破头条被头条官方判为"有涉嫌宣传低俗内容的嫌疑",所以只能推荐给我的粉丝看。那么,到底是谁将她置于现在的险地呢?

8月17日,中国作家协会将2022年会员发展名单进行了公示,按照计划,中国作家协会今年将发展会员994人,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的名字也出现在这份名单中。

很多网友质疑贾浅浅的文学水平,认为她尚不具备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实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屡获文坛赞誉的诗人

作为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一开始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关注,原本只是过着她安稳顺遂的人生。

在人生的前半段,贾浅浅顺利地读书,考学。

然后到西北大学文学院教书,当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原本在学校里做个安安稳稳的学者,贾浅浅的人生也会幸福美满,但她却跨界当起了诗人,并且多次在文坛上获得奖项。

有了文坛的认可,自然也就慢慢开始出名,她的诗歌被编成集子,装订出版。

在她的新书发布会上,众多名家出席,就为了支持贾浅浅。

这不仅仅是贾浅浅在文坛上获得的唯一的殊荣。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2017年贾浅浅就获得过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诗歌大赛。此后,她的作品继续在各大文学盛事中亮相。

2019年4月,贾浅浅入围有着中国诗坛“黄埔军校”之称的第35届青春诗会。而在经过层层筛选后,最终能顺利入围的也不过十五个,贾浅浅就独占了一个。

拿到含金量极高的文学荣誉,贾浅浅还受到了来自文坛名人的认可。

他的父亲贾平凹本人更是发挥了举贤不避亲的优良传统,直白地称赞贾浅浅的诗歌:

“她的诗在各种杂志上不断地发表,偶尔我读到了,也让我惊讶,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他在言语中对女儿的骄傲溢于言表。

不过,这些文字在互联网上被疯传之后,引起了大家的疑惑,大作家口中的:“这个年龄的奇思妙想”就是屎屁尿吗?

无独有偶,贾浅浅的诗歌不仅仅是自己父亲在夸赞,其他在文坛上也获得过荣誉的人也对其赞赏有加。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清华亲自为贾浅浅的诗集作序。

在这篇序文中,张清华用无比华丽的辞藻称赞贾浅浅。

他一会儿引用教徒朝圣的例子“像朝圣者望着恒河”一会儿又将称贾浅浅靠近诗歌:“在通向缪斯花园的隐秘小径上,她似乎有一张偷来的通行证或寻宝图,闪展腾挪了几下,便将众多的探路者甩在了身后。”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一会儿是独具匠心,一会儿又是与缪斯近,人们在听了这些赞誉后,不免想象,能让文学大家都折服的诗人的水平应该是怎样的惊艳啊?

但当人们真的找贾浅浅的诗歌来读时,却感受到了另外一种震撼。

“晴晴喊

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

等我们跑去

郎朗已经镇定自若地

手捏一块屎

从床上下来了

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这首出自贾浅浅的诗歌名为《郎朗》,全文不长,一共只有几句话但“屎”这一字就出现了好几次。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不仅仅是这样,在贾浅浅其他的诗歌中,屎屁尿的出场率极高。

在《雪天》中还有着也样的话语:“我们一起去尿尿,你,尿了一条线,我,尿了一个坑!”

诸如此类的语句在贾浅浅的作品中十分常见。

我们并不知道屎屁尿出现在这些作品中的必要性,除了被恶心之外并没有从她的诗歌中获得任何良好的体验。

文字能带给人的震撼无疑就是两个,一个是让人感受到美,被文字的魅力所折服,另外一个,就是共情,能在别人的文字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但贾浅浅的这些诗歌很明显不能给人提供美的享受,也无法让读者共情。

就这些毫无意义的文字却受到了无数赞誉,人们不知道这些荣誉到底是给她的文字还是给她的背后的那个父亲。

前几年,贾浅浅正式在网上走红,但这次的走红与她初在文坛上成名不同,她所面对的,是来自数以亿计的网名的质疑。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互联网上疯狂转载她的那些诗歌,“含屎量”极高的那几个作品被疯传,大家纷纷疑惑,多次获得文坛荣誉的诗人,就只能描写屎尿屁了吗?

面对大家的质疑,文坛内鲜有人为贾浅浅发声,大家,默契地保持了一致,仿佛当时那些推贾浅浅上神坛的人并不是他们一样。

不过还是有人继续坚持贾浅浅写诗有水平的观点。

有位专家站出来为贾浅浅说话,说很少有人能欣赏贾浅浅的诗,因为大家对诗歌的映像还停留在古代。

这话说白了就是在指责那些质疑贾浅浅的人:你们欣赏不了她的诗,是因为你们还不具备相关的文学素养。

但事实,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吗?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读李杜诗长大的中国人,没有欣赏贾浅浅诗的能力?

必须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现在的确已经很少有人会关注诗歌了。

对大多数人来说,上一次正儿八经地读一首诗歌,应该还是在高三那年,在语文书上读到的。除了少数要学中文专业的人,大部分在高考之后就都不会主动去读诗歌了。

既然没有再读过诗歌,那么也就不能说自己于诗歌上有多高的造诣。

说没有多少人能欣赏贾浅浅的那位专家,就是利用这一点来支撑文学界对贾浅浅的认可和荣誉的。

他的那个:“国人对诗歌的印象还停留在古代”因此不太了解现当代诗歌的观点也不能说是完全错误。

但他不能以一句“别人不懂”就掩盖了贾浅浅诗歌水平低下,名不副实的事实。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当年白居易写诗的时候,专门要到普通人面前读,如果这些人听不懂了,他还会专门回去将晦涩的地方修改掉。

创作出《长恨歌》《琵琶行》的流芳千古的白居易都要虚心修改,直至大家都能读懂,但到了贾浅浅这里,就是读者的错了呢?

那普通读者欣赏不了贾浅浅的诗歌,什么样的人能欣赏贾浅浅的诗歌呢?

答案很明显,欣赏他爸,贾平凹的人可以。

给贾浅浅的诗集作序的张清华就是这些人中的代表人物。

在他感情真挚地写了这篇序言后不久,贾平凹就出现在了张清华的《海德堡笔记》的读书分享会上,并且,也在现场盛赞张清华的作品。

“如今不少散文,要么特别艳,要么特别浅,要么就事论事,但这本书可以当作散文来读,也可以当诗来读,也可以当哲学评论笔记来读。”

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太过接近,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场文坛内的投桃报李的佳话。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而张清华并非个例,像他这样的文人还有很多。

他们要么是贾平凹的故交,要么是有求于他。

都说什么人交什么样的朋友,贾平凹偌大的名声,交往的也都是些文学造诣极高的人。

他们或看在老朋友的面上,或是看在名利地位的诱惑上,都不用贾平凹开口,就自动会写下几个夸赞贾浅浅诗歌的话。

这些话在一开始或许都并不是他们的真心话,应该也就是看到后背侄女写的文章随手夸了几句而已。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这位后辈侄女也许一开始还会谦虚两下,但称赞逐渐变多后,尤其是在文学圈内颇有声望的朋友多,这些人集体夸奖她,时间一场,她自己也就会以为自己的诗歌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于是,这些没有多少价值的文字就会被发表出来,再得奖,让她获得无数的赞誉。

不过,文学终究不是少数几个人的私产,它属于全人类。

当文坛内部将贾浅浅的这些诗歌奉为珍宝之时,被隔离在外的公众们自然也想窥探一下颗新兴的文学明珠的风采。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但大家失望了,这些文学名流们满心欢喜地捧出的珍宝竟然是这?

大家没有看到珠光,也没有闻到奇香,猛地一看,当头被扔了一脑袋的屎尿屁。

本来想看珍宝的,却被迫看了些屎尿屁,大家的怒火自然被点燃了。

但这还不算完,这些将贾浅浅捧到庙堂里的人竟然还想将门关上,努力将贾浅浅的诗歌放回到他们所画的那个范围里。

“很少有人能欣赏贾浅浅的诗歌。”

他们以这个理由来将贾浅浅的重新包裹起来,努力剥夺大家质疑她的权力。手段粗暴且傲慢。

仿佛只有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才配读贾浅浅的诗。

国人,真的不具备欣赏诗歌的能力吗?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中国是个诗歌的国度,早在先秦时期,就已经有无数优秀的诗歌被创造出来,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到了隋唐时期达到顶峰,到了现当代,白话诗歌兴起,也还是有《再别康桥》、《致橡树》这样优秀的诗歌流传下来。

绝少有普通人会否认《再别康桥》的意境,《致橡树》中的铮铮傲骨,这足以证明,国人有欣赏现当代诗歌的能力。

但也绝少有普通人,能从贾浅浅的诗中获得到什么。

专家说国人对诗歌的印象还停留在古代,这也可能确实是事实,那不正好可以证明读者有着极高的欣赏水平吗?

让我们复盘一下国人对诗歌的古代印象吧。

我们对诗歌的印象是在高中以前形成的,这一时期从课本上学到的诗歌都是我们中华民族最为优秀的作品。

无论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浪漫;还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的风骨都能让记忆深刻。

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从小读过这些名句,受这些优秀的诗歌熏陶过的人,怎么会欣赏水平低?

要知道,我国在2000年的时候就基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所以除个别极端情况外,从那一年开始,很少有人连学都没上过。

但凡是上过学,就不可能没读过“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没听过“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这些诗歌让大家初见惊艳,长大怀念。

当客居别处之时,谁不会举头看一下李白看过的月光?

当两地分局时,谁不会想一下王维的相思红豆?

在中国这样的诗歌大国,在无数优秀诗篇的熏陶下长大的中国人,居然在少数专家的眼中是没有文学素养的,欣赏不了贾浅浅的诗?

这是在质疑我们国家的文学教育,还是在质疑我们古代诗歌的水平?

欣赏能力是可以被熏陶出来的,读的优秀诗歌越多也就越有欣赏的能力。

因此,从小就接受李杜诗歌的人,怎么会全然不懂诗歌?没有欣赏能力呢?

或许那位专家说的话在某种意义上是正确的吧。

读李杜诗歌长大的人,怎么能欣赏贾浅浅的诗?

反过来说,为什么读李白杜甫长大的人,要欣赏贾浅浅的诗?

版权声明:千度导航 发表于 2022年10月19日 00:18。
转载请注明:专家称普通读者无法鉴赏贾浅浅的诗(怎样看贾浅浅的诗) | 千度百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