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吴啊萍共供奉6个牌位)

《全国皆怒:南京惊现“靖国神厕”,供奉侵华日军大屠杀战犯》,说了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内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一事。

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吴啊萍共供奉6个牌位)

昨天, 全国人民的愤怒更大了。

在愤怒之余,全国人民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了为侵华日军战犯供奉牌位的那个“吴啊萍”身上。

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吴啊萍共供奉6个牌位)

另据消息称,牌位供奉者“吴啊萍”一共供奉了6个牌位,其中5位日本战犯,另一位是曾保护过中国人的美国女性教育家“华群”(英文名明妮·魏特琳)。

“吴啊萍”供奉“华群”,显然是在刻意的掩人耳目。

据说,在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内供奉一个牌位起步价是5万元。咱们就按这个起步价算,5个侵华日军战犯就是25万元,再加一个掩人耳目的魏特琳,合计就是30万元。

是什么样的人能一下子拿出30万元给侵华日军战犯供奉牌位呢?

显然,这不太可能是个人行为,而应当是有组织的行为,是有特定的金主的。

即,在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内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的牌位,其背后是有一股势力的。

我们从照片上可以看到,牌位上写着供奉日期,是“2018-2022”。即,这些侵华日军战犯的牌位,在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内已经供奉了4年之久。

而我们现在知道,网民发现并拍摄的时间是今年2月26日,而官方的通报称是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在今年2月“予以纠正”了。

今年的2月份一共有28天,那么九华山公园玄奘寺是在27日、28日这最后2天里“予以纠正”的。

显然,在4年里九华山公园玄奘寺都没发现,而网民拍摄之后,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就发现了。

就是说,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其实是知道供奉侵华日军战犯是要犯众怒的!也就是说,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其实是明知而故犯,是故意而为之。

事实上,也只能有这一种可能。

因为这种供奉,牵涉到大笔的钱款,供奉的金主提出意愿之后,就要报上要供奉者自己的名字及供奉对象的名字等信息,九华山公园玄奘寺也要进行审查和决定是否做这笔生意。所以,九华山公园玄奘寺的负责人,也是知道的。

有想为九华山公园玄奘寺洗地的账号声称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可能不知情,还可能就是几个小和尚为了忽悠其它信众、提升名气,而在网上随便找了几个日本名字写上的。

那么,这几个日本名字就能顺利通过九华山公园玄奘寺负责人的“法眼”吗?

九华山公园玄奘寺的负责人,法名“传真”。据公开资料显示,传真法师,法号正宏,俗名李义将。1968年生,安徽颍上人。他于1987年在南京栖霞寺出家,1990年在常州天宁寺受戒,1988年在栖霞山佛学院学习,1993年入南京大学历史学系,研修历史、中文、佛学及外文等课程,是改革开放后较早进入大学(非佛学院)学习的僧人。此外,他还是南京栖霞寺监院兼知客、溧水无想寺监院。

传真法师,那个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是专业人士,说他不知道在南京组织、指挥、实施南京大屠杀的这几个战犯名字,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特别是,这是南京!

所以,传真法师,对于供奉这几名侵华日军战犯,是知道的。而一次性收取“吴啊萍”至少30万元,这么大额的款,身为住持的传真法师,应当和吴啊萍见过面谈过的,应当知道吴啊萍是谁。

据昨天最新的消息称,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玄武门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回应媒体时,称已开展工作核实“吴啊萍”身份。

吴啊萍是谁?这很重要。

那么吴啊萍会是谁呢?

目前的分析,有四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是真人真名,确有此人。目前网上流传一张微信群的聊天截屏,内容显示有人言之凿凿的称吴啊萍是一个出家的护士,且“名字、人设、字迹”,包括网上公开信息的截屏,都能对得上。

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吴啊萍共供奉6个牌位)

第二种可能,是精日随意使用的一个化名,用来掩盖真实身份的。

第三种可能,是精日恶意使用的一个慰安妇的名字来供奉行凶的侵华日军战犯,其目的就是践踏中国人的感情、侮辱中国人的精神。

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吴啊萍共供奉6个牌位)

第四种可能,如果用密码学解读,“吴啊萍”这三个字并不是一个人名,而是代表着“日本帝国海军第一军”或者“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护卫队群”。

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吴啊萍共供奉6个牌位)

如果是第四种,那么性质就更加的恶劣了!

无论是“吴啊萍”是一个人还是一股势力,总要有人代表“吴啊萍”与传真法师见面“谈生意”,所以南京九华山玄奘寺以及传真法师总归见过的、总归是知道的。

区别只是知道的是多还是少的问题,是参与程度有多深的问题。

当然,传真法师现在会编出一万个理由,来否认。

其实查并不难。

毕竟那是至少30万的巨款,如果“吴啊萍”是提现金交给了南京九华山玄奘寺,甚至是交给了传真法师,那么说没见过显然是不可能。

而如果是转的账,那就更好办了,转账人的真实身份很容易就能查出来。

那么,“吴啊萍”还有南京九华山玄奘寺及传真法师可能要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有明确的规定,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如果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现在它们已经远不是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了,而是直接供奉起了对中国人民,特别是对南京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侵华日军战犯。

这是犯罪!而无论是“吴啊萍”还是传真法师,它们现在身份都应当是犯罪嫌疑人。

绝不能放过它们!

版权声明:千度导航 发表于 2022年7月23日 08:50。
转载请注明:南京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吴啊萍共供奉6个牌位) | 千度百科

相关文章